您所在的位置:新闻中心重点关注正文

新闻中心

邮件订阅

李河君 汉能挑战特斯拉

发布时间:2016-08-08来源:英才[ 打印 ]作者:修思禹字号:

北京奥森北苑停车场,汉能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汉能)董事局主席李河君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面对着台下4000多位嘉宾演讲。所有的聚光灯都打在他的身上,但稍远一点的嘉宾还是要通过大屏幕才能看清他的表情。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的感染力。行云流水,激情澎湃的语言很快吸引来了更多的听众,一些在会场外公园里散步的人,三五成群地循声而至,隔着一道围栏翘首聆听李河君的演讲。 

这些画面出自7月2日晚“汉能移动能源战略暨全太阳能汽车发布会”的现场。沉寂许久的李河君,在这晚高调亮相。

华丽登场,不缺观众,但独自一人站在偌大的舞台上,李河君还是犹显另类的“孤单”。

因为一直执著锁定薄膜发电路线,在晶硅目前仍占主导份额的太阳能光伏行业,李河君鲜有同行者。特别是当他从“首富”的神坛上突然跌落后,非议此起彼伏。

在这晚的演讲中,李河君首先感谢政府相关部门在关键时刻给予汉能的支持,同时也不忘自我解嘲:“15年前,我做金安桥水电站时,全中国都在笑话我,6年前,我决定做薄膜光伏时,全球人都在笑我⋯⋯但金安桥水电站后来无论从工程质量、建设速度和施工管理,都是金沙江(长江上游)标志性工程。而汉能的薄膜技术,现在是全球最高水平,实现了我国太阳能核心技术的跨越式发展。

” 再动听的故事,也远不如产品更具说服力。当晚,随着李河君一起亮相的还有汉能利用薄膜发电芯片组件为汽车动力源开发的四款以“Hanergy Solar”命名的全太阳能动力汽车。 

演讲之后,李河君还亲自驾驶其中一款“Solar R”跑车绕场一周。他强调说,这几款车将采用太阳能为主动力源驱动方式,在阳光下“充电”5—6小时后,储电额度可达到8—10度电,能行驶80-100公里,颠覆了对固定充电桩的依赖,完全可以满足城市上班族代步的需求。当然在阴雨天气该四款车仍然可以普通电动车的充电方式充电储能。 

“打造全太阳能动力汽车也是汉能的中长期战略,同时汉能将利用太阳能薄膜电池与新能源汽车的集成,围绕太阳能薄膜发电技术的可移动能源战略布局,真正成为世界薄膜太阳能发电行业的领导者。

” 历数李河君的采访,“行业领导者”和“改变世界”是两个高频率出现的词。也正因为语言中总透露出近乎偏执的自信,他早就被贴上了“狂人”的标签。 

而这回,又一次真金白银的大手笔投入,结果将是王者归来,还是一场新的“冒险”游戏?

变革者or投机?

在没有“热钱”的年代,创业的故事总是大同小异。

1991年,正值出国热, 24岁的李河君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选择各种办法出国,而是从大学导师那里借了5万元下海创业。据说,最初,他和京东的刘强东,爱国者的冯军一样,曾在中关村卖电子元器件。但和后两者不同,他之后并没有再从事相关的事业。而是在各行业中穿梭,在最佳时期寻找最挣钱的商机,曾涉足过卖玩具、卖矿泉水,以及贸易、房地产等。 

在用“万元户”证明是有钱人的1994年,李河君已积累了数千万元资本。也是在这一年,李河君看到了清洁能源的重大价值。彼时,国内还没有几个人听过清洁能源这个名词,李河君就倾其所有收购了第一家小型水电站。

“从1994年开始,20多年来我们抵制了很多诱惑,只专注一件事,就是清洁能源。”有意思的是,李河君的专注一直是在被质疑中坚定保持的。

2002年,在一次赴云南的投资考察中,李河君决定投资建设比葛洲坝规模还大的金安桥水电站。一切就像是押一场不确定的赌局。因为投资规模大,资本回收周期长,在短期内根本看不到任何经济效益,只能不断投入。高峰时期,李河君每天要扔出去1000万元。为了这场赌局,李河君再次花光积蓄,且四处举债。当时,有的汉能高管被他的执著感动,主动把自己家里的钱拿出来给员工发工资。

但是,在外界看来,李河君疯了,有快钱、大钱不赚,偏偏要一锹土一锹土去建设需要举国之力才有完成的大型水电站。

没人料到,10年后,李河君居然反手为赢,金安桥水电站最终竣工投产,并给李河君带来了巨大的收益。直至今天,金安桥水电站每年都能稳定地给汉能控股贡献几十亿的现金流,这也是汉能在之后的困境中,保持从容的资本之一。自此,李河君也从别人眼中的“疯子”角色,转身成为具有战略思维的企业家。 

可惜,高大上的角色没扮演多久,李河君就又变回了别人眼中的“疯子”。

2010年1月,汉能正式进军太阳能光伏业。在此之前,光伏热已经席卷全球,虽有成有败,但前景被一致看好。不过,国内的光伏企业都是走技术成熟,市场认可的晶硅路线,李河君偏偏想独辟蹊径,要做技术难题有待突破,资金门槛非常高的薄膜光伏。

没错,他就是任性,又开始了大规模“烧钱”。

“我决定做薄膜光伏,别人都认为我在做概念,玩虚的。甚至我因为做薄膜光伏去美国某世界500强公司购买一个关键的设备,他们都不卖给我,因为不相信我们有实力做薄膜,认为我们在搞笑”。如开篇所言,最初,李河君就知道全世界都在笑话他。但他一点都没有收敛,在考察了全球几百家光伏企业后,李河君一口气地全资收购了全球最先进的4个薄膜太阳能企业——德国的Solibro、美国的MiaSolé、Global Solar Energy和Alta Devices。这几家企业,分别在薄膜柔韧性和转换率等技术领域排名世界第一。 

李河君早有自己的算盘。“我全资收购了他们,是为了实行‘全球技术整合’。举个例子,之前德国公司正在研发一项技术,而美国公司已经把这个问题解决了,美国公司正在搞的课题,德国公司也已经解决了,但是他们以前有技术保护,不能互相来往。我做了‘全球技术整合’后就变简单了,我们组成共同的研发团队,进行技术共享、整合升级,同时也下很大的力气进行持续不断地研发,研究新的技术和工艺。”

自然,下很大力气的结果就是,李河君也把这几年做水电站挣的所有利润都投了进去。

“旁观者总以为我‘疯了’,其实我是坚信,清洁能源可以改变世界,而光伏是唯一未来可能大规模替代化石能源的清洁能源”。

和马斯克、乔布斯一样,李河君一直坚信改变世界比挣钱更重要。 不过,命运似乎特别喜欢考验有野心的人,精耕细作的产业刚刚开始向市场端延伸,李河君就又遭到一记重创。

绕不过的520

2015年5月20日,汉能旗下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0056.HK),在短短25分钟的时间内,暴跌46.95%,公司市值蒸发1435亿港元。而此前3个月,李河君还顶着“光伏大王”的头衔,以1600亿元的身家被评为年度胡润富豪榜首位。 

有媒体称,“520”事件发生的当天,李河君正在北京,出席汉能投资兴建的全球首座“太阳主题”展示中心——“汉能清洁能源展示中心”的揭幕仪式。股价腰斩之时,李河君脸色大变,一言不发。 

但李河君自己回忆说,当秘书告诉他股价暴跌,可能被做空时,他并没有觉得事情很严重,认为涨跌是资本市场正常调整,过几天股价还会涨回来了。直至被香港证监会强行停牌,李河君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次事件将李河君再次推到的风口浪尖。一时间,他从“疯子”又成了“骗子”、“大忽悠”⋯⋯不过,也曾有人帮他申辩,一位知名经济学家就曾对《英才》记者说:”李河君的水电站已经是印钞机了,投几百亿砸向薄膜冒险,显然没有忽悠骗钱的动机。他是真心想在薄膜技术上有所突破,改变光伏行业。如果他做成了,将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但是凭他一己之力毕竟太有限了,他需要有人以及政府的力量来‘救他’”。

最后是否有人愿意出手相救,我们不得而知,但他度不如自度。时至今日,相对于一年前不断发出强势姿态,李河君的心态似乎平衡了很多。甚至李河君还对做空者道出了感谢:“感谢做空者,让我反省和感恩,发现自身不足,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长机会。”

对危机一向倔强从不低头的李河君能说出这番话,着实令人有点惊诧。据汉能的员工回忆,2015年9月29日,汉能控股21周年司庆上,李河君在讲话中就已毫不回避当时的困境,并向所有员工坦陈,在近年来的发展过程中,汉能已经暴露出很多短板。

也许正是股价暴跌,监管层突然介入,这根导火索,折射出汉能激进转型所忽略的问题和矛盾。

李河君亲身感受到了汉能近年来积累的掣肘,也决心开启一场新的变革。

翻身仗

不久前,李河君在公司内部与员工分享心声说:“现在,我经常会问一个问题‘我们的产品能卖得出去吗?’如果得不到肯定的回答,我们就停一停、缓一缓,不能盲目冒进。” 

之前,李河君从未考虑过产品是否卖不出去。以水电起家的汉能,习惯了“生产——销售”式的简单商业模式,而太阳能薄膜光伏产业不仅要面对更加广阔的民用市场,还要和竞争对手进行最直接较量。特别是随着互联网模式的兴起,用户更加看重体验效果及后期的服务水平。汉能过往的销售逻辑与如今的产业方向,格格不入。

反思之后,李河君对公司的发展状态进行一系列的调整。第一,向移动能源战略转型。以核心薄膜发电技术,实施“移动能源+”战略落地实现,通过与产业链其他相关行业的合作,为各行业提供差异化和独有的“薄膜芯”解决方案,引领全球太阳能薄膜发电技术和产品应用发展。

第二,业务运营策略聚焦调整。加快全球领先的CIGS技术和砷化镓技术的国产化以及在市场上的广泛应用;在大力发展经销商,推动户用发电系统和分布式发电的同时,全力以赴开发民用新产品, 通过“产业+”模式,与其他行业开展全方位合作,构建一个开放的创新应用开发平台,同时加快开发新产品,培育新业务。

第三,实施快速响应市场的组织变革。为构建面向市场的生态组织,建立快速响应的业务流程和工作机制,把汉能转变成为以技术创新为核心,以市场和客户为导向的技术型、服务型、平台型公司。 

第四,建立开放、透明的合作机制,做到“四个开放”。即股权开放,资源开放,技术开放,渠道开放。

“在我们主动变革之下,汉能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现在已偿还了大部分银行的钱,金融机构对汉能的信心也已经恢复”。 

曾经桀骜不驯的李河君正在改变中一步步前行,而支撑他的除了信念,还有正逐步成熟的薄膜太阳能技术。 

去年,李河君曾对外表示,投入了4年,必须翻身拿出产品。但一直并未有让市场惊叹的产品推出,从今年起,李河君终于接二连三地交出成绩单。 

除了前文所提及的新能源汽车,汉能以薄膜发电技术为基础的其它产品也已获得市场的认可。 

例如,民用屋顶发电业务已经发展了1300多家经销商,如今的月销量已经是去年的年销量。3月18日,汉能举行了“金屋顶行动”启动大会。这项计划是汉能复苏最为重要的棋子之一。当前,已有数家国内企业签约。 

在国际市场上,汉能近期也斩获不少订单,相继在荷兰、意大利、芬兰、美国等地建立分布式太阳能电站、签订屋顶光伏项目、供应薄膜发电组件等。值得一提的是,汉能还将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足球赛场馆提供清洁能源。 

同时,为顺应行业发展,汉能也大举加码移动能源产业。比如薄膜太阳能充电宝。这款产品不需要任何外接电源,只需要在户外阳光下充分照射后,就可以满足手机、PAD等移动设备的充电需求。 

机遇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相对6年前的无人问津,目前薄膜太阳能已经成为全球新能源产业竞争和争夺的焦点。欧盟、美国、日本等都在国家产业政策的扶持下,加快薄膜太阳能的研发。今年5月,欧盟将CIGS技术纳入其Sharc25项目开发,目标是集结全球权威的CIGS研究机构共同将CIGS电池的转化率提升至25%。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不久前发布的研究报告,也呼吁美国政府转向支持薄膜太阳能这种“面向未来”的技术。 

而正因为李河君6年前的“疯狂”,汉能目前拥有世界范围内最先进的薄膜技术,优势显而易见。但由于成本偏高,薄膜技术的应用离完全市场化仍有距离。汉能也在技术上一直持续投入巨资,研发如何降低发电成本,仅2015年,汉能就投入8.25亿港元的研发资金。 

成败还未有定论,但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还是有很多看似疯狂的理想主义者愿意为推动社会的进步全力以赴,改变世界,也许没那么遥不可及。 

所以,有些人的名字,注定会被记入历史,这无关成败。


分享到:
 返回顶部